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麻衣相士

第632章 最后一战,也是开始

麻衣相士 御风楼主人 6015 2022-05-08 10:31

  z}~~~~~阎罗王稍稍垂首,恭恭敬敬的说道:“回大帝!臣本来正与泰山王ぶ卞城王ぶ五官王恶战,这泰山王的大军突然纷乱。结果难以成阵,反而又冲撞了卞城王和五官王的阵脚,一时间,局面全盘糜烂,收拢不住!臣趁机驱兵大进,冲撞而来,将这三王打的大败,臣生擒了卞城王,只走了五官王,骑着白鹤不知去向,不成想。却被大帝亲手擒住!如此一来,东北洲的战事便可以宣告结束了。”

  这可真是叫我喜出望外,原以为要打很多场恶战,没想到来了之后,一战便定了四洲天下!

  不过,这一仗说起来轻松,略一想,也是打了一天一夜的恶战了!

  没停下来的时候,还不觉得累,此时一放松,竟觉得浑身发疼发酸发麻。苦不堪言。

  阎罗王似乎瞧出来了我的异样,便道:“大帝,此处不是说话处,可移驾趸封关,在那里,收拢部众,分派兵马,前去正西洲平乱。”

  我点了点头,道:“好,就听你的安排——曾将军。查点军马。收拢部众,跟着五王爷走!”

  “是!”曾天养应了一声,自去收拾提点军马不提。

  郭沫凝ぶ池农ぶ邵薇ぶ成哥ぶ曾立中和唐咏荷等都寻了过来,跟着我走。

  到了趸封关,好好休息一番,整顿军马,自然是不用赘言。

  只过了一日,我便请鬼将去寻来阎罗王,要和他商议,进军正西洲的事情,结果阎罗王迟迟不到。我正思量着阎罗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到了。

  阎罗王罕见的面带笑容,道:“大帝唤我?”

  “五王怎么迟迟不到?”我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哈哈……”阎罗王一笑,道:“没有出什么问题,只是来了贵客。”

  “贵客?”我诧异道:“哪位贵客能叫五王这么高兴?”

  “是我。”门外突然转出一个人来,满面笑容,看着我道:“贤弟,三日不见了,万象换新天!”

  “大哥!”我惊喜交加,道:“你怎么来了?”

  “大事已毕,我不来和你相见,又做什么?”义兄一笑道:“平等王ぶ都市王兵败被擒,两个阎君已经做了阶下囚。天下再无战事,该是去凤麟洲归位的时候了。”

  “当真吗?”我突然一阵恍惚,觉得似乎是在做梦一样。

  义兄伸手递来三件物事,道:“这是平等王的阿鼻地狱环,这是都市王的热恼地狱杯。还有这一件,乃是秦广王的孽镜台。”

  阎罗王也伸手奉上一物,道:“这是卞城王的桑火剑,臣的文曲天秤,都是昔年酆都大帝所赐之物,今大帝回归,需要奉还。”

  我心中忐忑的接过这四件物事,道:“大王缘何不在?”

  义兄道:“秦广王要整顿所有归降的鬼兵,重新分配,免得群龙无首,发生新的动乱。”

  我恍然道:“应该如此。”

  义兄道:“至此,十大阎君之物,秦广王的孽镜台,楚江王的金甲铜锤,宋帝王的吸血刺,五官王的玉如意,阎罗王的文曲天秤,卞城王的桑火剑,泰山王的劈天斧,都市王的热恼杯,平等王的阿鼻环,转轮王的金银铜铁轮,全都集齐了,你且拿出来你的招魂幡看看。”

  我将招魂幡拿出来,展开一看,不由得有些呆住了,只见招魂幡上名字竟然已经一百零八个!

  不多不少,也已经集齐了!

  义兄道:“再把你的阴阳镜拿出来吧,阴阳镜放在招魂幡上,十件宝物,再依次叠放在阴阳镜上。”

  我虽然不知道义兄要我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依言做了。

  招魂幡铺开,放在桌子上,阴阳镜盖在招魂幡上,然后取来孽镜台往阴阳镜上放,一道光猛然闪过,孽镜台竟然不见了!

  我吃了一惊,慌忙去看义兄,义兄却道:“无妨,继续。”

  我便又把金甲铜锤放上去,也是一道光闪,金甲铜锤也不见了。贞央圣技。

  再放吸血刺ぶ玉如意ぶ文曲天秤ぶ桑火剑ぶ劈天斧ぶ热恼杯ぶ阿鼻环,都是一样,光芒一闪,便即不见。

  等到最后,金银铜铁轮一放,突然间呼啸声大起,四下里天地变色,一阵风来,竟将我裹卷住,朝那镜子里拉去!

  如梦方醒之觉,等我再睁开眼睛时,竟然已经到了凤麟洲度朔山上的酆都大帝宫中!

  四下里,满满的都是人和鬼!

  有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我正自诧异,突然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的衣服已经变了!

  帝袍帝冕!

  一手阴阳镜,一手招魂幡!

  “酆都大帝,请敕封左右神使,六大护法,一百圣将吧!”一道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我不由得回头一看,只见义兄就在我身边。

  我不由得呆了呆,义兄却把目光瞥向我手中的招魂幡,我打开来看那上面的名字,下面一阵山呼:“请大帝敕封!”

  福至心灵,我突然间像是回忆起了很多曾经遗忘过的事情一样,看着那招魂幡,念了起来:

  酆都大帝回归,帝后有二,阳后为杨柳?阴后为慕芊芊!

  子女有二,帝女陈清?帝子陈溟!

  神使有二,左使白侠?右使灵姑!ぷ

  神护有六,太阳使陈成,太阴使郭沫凝,玉阳使曾立中,玉阴使邵薇,丹阳使张池农,丹阴使唐咏荷!

  神将一百,分五部而立,金ぶ木ぶ水ぶ火ぶ土,每部该正将十名,副将十名!

  水部:把育王ぶ洪令海ぶ洪令洋ぶ洪逆鬼王ぶ蓝雨涵ぶ丁雪婷ぶ寒冰鬼王ぶ江河ぶ江水ぶ江湖ぶ易水寒ぶ傅沾ぶ冷泉ぶ沙王ぶ周冰ぶ王森ぶ惠方ぶ羊力ぶ仇天ぶ黎波

  土部:陈承焕ぶ田无野ぶ田楚楚ぶ滚石鬼王ぶ陷阵鬼王ぶ田疆ぶ田宇ぶ田青ぶ万恶和尚ぶ罗亮ぶ文丘ぶ袁圣ぶ刘堂ぶ荀匡ぶ蒋中ぶ岳让ぶ傅干ぶ云飞ぶ纪宗ぶ周环

  火部:炎烈子ぶ五雷鬼王ぶ飓风鬼王ぶ纪清风ぶ那欣ぶ那岳ぶ火百极ぶ南之火ぶ周枫ぶ阳烁ぶ高烨ぶ明灿ぶ哥信ぶ依拉ぶ地火鬼王ぶ烈油鬼王ぶ托尼ぶ罗特ぶ王脉ぶ龙衮

  金部:金尊ぶ乱箭鬼王ぶ刀雨鬼王ぶ金鼓鬼王ぶ灵镜鬼王ぶ许仲ぶ金满堂ぶ刘铭ぶ金奎ぶ蓝金生ぶ铁三泰ぶ祖城ぶ童山ぶ石磊ぶ苌鸿ぶ段自成ぶ琦明ぶ赵宠ぶ冯阳ぶ荆山

  木部:杨天ぶ古朔月ぶ毒烟鬼王ぶ滚木鬼王ぶ黑雾鬼王ぶ**鬼王ぶ杨玄ぶ赫连胜ぶ智真和尚ぶ柳璇机ぶ柳璇枢ぶ虎渊平ぶ林芝ぶ方梦ぶ墨荼ぶ徐天ぶ黄朝ぶ武鸣ぶ段飞ぶ杜璇

  正在敕封众将,空中忽然一阵雷鸣电闪,层层云聚,又层层云开,众人群鬼都仰面去看天空,义兄的脸色突然一变,口中喃喃道:“来了……终究还是来了……”

  我心中也不由得猛然一阵悸动,只见云层中屹立着一个浑身古铜色的人,一双眼睛,犹如古井无波,睥睨苍生似的往下俯瞰而来。

  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动作也没有,只是屹立在那云层之中,就像是一具石塑木雕!

  但是,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就好似是在我胸口上压了一块万斤巨岩!

  我竟有些透不过气来了一样。

  我知道这来人是谁!

  那是来自神界的真神!

  “陈元方。”

  他终于开口了。

  声音就好似来自远古,陌生而又熟悉。

  “我在这里!”

  义兄腾空而起,身子迅速升至云端,与那真神当空而立,互相对视着。

  “你越界了。你是人,只该修炼人乘道法,地乘道法,不该是你能参悟的。”

  “道无止境!人和神的说法,都是你们规定的,不是我们规定的!我若能修行地乘道法,若能参悟地乘道法,我为何不是神?我为何只能做人?”

  “你的**太大了。这会害了你。”

  “你若说这是我的**,那就算是我的**,只不过,你小看了我,我的**远不止如此!”

  “那你还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干什么?”义兄“哈哈”大笑,仰面说道:“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这地再埋不住我身,我以我名,灵通天地!要那风起,那风便起,要那云住,那云便住!金口玉言,阴阳无二!我不但要参悟地乘,我还要参悟天乘!这就是,道无止境!”

  那真神的眼中突然有了一丝恐惧:“我如果不允呢?”

  义兄一字一顿,道:“你管不住我!这天地,都管不住我!”

  “当真?”

  “你可以试试!”

  “好,你敢不敢跟我走?”

  “去你们所谓的神界?”

  “不错。莫非你不敢?”

  “你又小瞧了我。”

  “那,我们走?”

  “走!”

  z}~~~~♂手^机^用户登陆m.更好的阅读模式。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