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不一样的舰长大人

今天开始做舰长 123-这就是章节名

  “这···这是怎么回事?!”

  此刻的夏琰整个人都惊了,天煌龙牙愣愣地漂浮在空中,心有余悸地低语着。

  刚才的惊变实在是把她给吓到了,她根本那就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看到一道从天而降的光柱笼罩了虫族的母虫,然后母虫就在她眼中消逝啦!

  “咦,等等!”

  夏琰突然惊呼了一声,好像忽然间想到了什么。

  死啦,母虫死啦!

  反应过来的夏琰瞪大了眼睛,这才意识到虫族的命脉已经死啦。

  狂喜的笑容逐渐出现在脸上,虽然整件事十分的离奇,但母虫总归是死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失去了母虫的指挥和兵源,剩余的虫族覆灭只是时间的问题,夏琰一直高悬的内心此刻总算可以放下啦。

  “夏姐,夏姐,听得到吗!?”

  就在夏琰正打算回身支援的时刻,通讯器中徒然传来了泰薇莫的急唤。

  “怎么了,这么慌张···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啊,母虫已经···”

  “夏姐,母虫你解决了吗,虫群怎么没变化······啊,等等,它们突然改变方向朝着东面集群去了。”

  正当夏琰要把母虫已死的消息告诉泰薇莫时,泰薇莫一把抢在她的前头,说出了令她震惊不已的话语。

  夏琰脸上刚浮现的笑容立马僵住了,面色顿时变得苍白了几分,不过她毕竟非比常人,转眼时间便强行镇静下来。

  “别慌,你现在即刻下令让部队追上虫群,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会尽快赶过去。”

  “好。”

  说完一番话的夏琰也终于平复了内心的情绪,可心里对未知的不安却越加浓烈起来。

  抚着自己某明砰跳的心脏,夏琰的脸色浮上了凝重的神情,回想至今,这次星球的争夺战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各种意外接踵而至,差点把所有人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想到这里,夏琰不禁暗暗后怕,若是没有极东舰队的支援,若是没有从天而降诡异的崩坏打击,舰队所承担的后果将会如何,简直难以想象。

  一旦此次作战失败,所有的责任也都将由她承担,是她的鲁莽大意,轻视了虫族的能力。

  “冷静,冷静,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双手一把拍在自己的脸颊上,夏琰喃喃自语着,毕竟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搞清楚虫群为什么没有因为母虫死亡而混乱,又为什么奇怪的向东面聚集。

  深吸了一口气的夏琰让自己心神冷静下来,身为总大将的她绝不可以在这个时候乱了阵脚。

  纤手重新握上装甲的操纵装置,飞行元件在神源力的输出下霎时放出耀眼的蓝白色光芒,在一声刺耳的破空声下,钢铁巨影顿时化为利箭向着远方冲射而去。

  ·········

  时间倒回到母虫被杀死的前一刻。

  “呼——呼——!”

  缓慢却沉重的喘气预示这具身体的主人正处于体力剧烈消耗后的状态。

  一口一口炽热而又温香的吐息从女王大人的唇口中呼出,身子因为长时间的高强度运动而感到十分的燥热,成型的热浪使身体周围的空间都有些扭曲。

  金色的双眸死死地盯视着前方的魔影,脸色凝重到了极致。此刻的女王大人身形显得很是狼狈,身上的衣装被利刃割出了十数个口子,露出了里面白皙得过分的肌肤以及深度不小的伤口。

  “唔~”

  女王大人徒然感到胸口一阵苦闷,眉间顿时紧蹙,多次的强硬碰撞令她体内积攒了不少内伤,虽然有先天的体质能够快速的恢复,但如今的伤势显然没法在短时间内复原。

  不说体内的内伤,光是身体表面的十数个伤口就没能像以往那样愈合,女王能感觉到伤口中有股异常的能量在与身体的愈合因子对抗,使她没能尽快的恢复伤势。

  强压下了胸口的苦闷,将涌上喉咙的鲜血重新咽了回去的女王大人嘴角勾起了冷笑,目光转而有些戏谑地看向对手,多番激战的她可是十分清楚此时对手的情况。

  她们之所以停了下去,不是因为分出了胜负,也不是因为有人力尽不竭,而是因为鬼胧院千夜主动停下了攻击。

  她承认自己不是那种状态下的鬼胧院千夜的对手,就算是死战拼命胜率也不会超过四成,但要获胜可不止击败对手这一种办法。

  只要她能抵抗住,让对手那爆发式的状态过去,她同样能获取最后的胜利,而现在她总算是熬过来了,鬼胧院千夜的‘魔化’状态已然进入尾声,身上的气势正在迅速的削弱。

  一旦解除了那种爆发式的状态,对手定会进入弱势期,这是换取力量必须付出的代价,女王十分的清楚这一点,而到那时还存有战力的她还不是随便宰割他人。

  “嗯!”

  冰蓝色泽充斥的双眼敏感地察觉了对手嘲讽的笑容,冷如寒冰般的俏脸上并不见半分怒意。

  周身虽然依旧散发着恐怖至极的气势,但于一开始比起来却要弱上许多,这一点从垂落并且逐渐退回黑色的冰蓝色长发就能看出。

  身上冰冷刺骨的杀气正在渐渐收敛,单膝而跪的鬼胧院千夜用手中的太刀架着身子,刀尖插入地面三寸左右。

  身体越加强烈的无力与疲惫感令她失去了先前诡异狂猛的攻击势头,随着暴涨的力量消散,理智反而逐步清晰起来。

  当‘魔化’的状态彻底解除后,鬼胧院千夜重新变回了黑发紫瞳原本的模样,只是模样看上去显得很是虚弱,仿佛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可恶,明明就差一点就可以解决掉她了。”

  理智重回的鬼胧院千夜不甘地咬着牙关心想道,可事到如今已经没法再改变眼前的事实啦。

  不能说她没有努力,而是她已经到了极限,要知道这种激发潜力换来力量的状态本就持续不了多久,鬼胧院千夜能坚持到现在实属她的意识在坚持。

  极度虚弱下的鬼胧院千夜含恨地望着伤痕累累的虫族女王步步向自己逼近,身体因为后遗症的缘故根本使不上一点力气,握着刀柄的手掌都只是无力地虚握着。

  “看来最后的胜利是属于我的啦。”

  捂着腰间伤口的女王大人一拐一拐地走到了鬼胧院千夜的身前,重回原本模样的对手让她终于松下了心中的警惕。

  “······”

  面对虫族女王嘲讽的话语,鬼胧院千夜没有任何的回话,只是冷冷地对视着。

  “呵~”

  女王大人轻浮一笑,不以为然。

  “那么······嗯!”

  默默地举起了手中战镰的女王忽然一愣,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脸色顿时惊变。

  在鬼胧院千夜不解的目光下,女王瞪得溜圆的眼睛惊怒地抬头,望向一侧天际的远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