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不一样的舰长大人

今天开始做舰长 09-我拒绝上你的船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呢。”夏琰说。

  “是的。”鬼胧院千夜淡然的回答,不过右手时刻也没有离开过合鞘的刀柄。

  “魔女,我有个事儿不明白,你能告诉我吗?”

  “······什么事?”

  “我记得你们极东舰队在半年前不是有新任的总舰长吗,为什么还要跟我们炎煌抢人?”

  “······我们······我们的总舰长在半个月前,在仙女座三号星被那里的怪物给······”鬼胧院千夜在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十分的微妙,不,应该是难以启齿才对,毕竟这事对整个舰队来说都是一件难堪的事。“不过,舰长大人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吸取这次教训,今后绝对会确保您的安全的。”

  “不,还是免了吧。”林羽昊抹了把冷汗。才半年就死在其他星球的怪物嘴里,这么高危的职业打死他都不去。

  “嗖嘎(原来如此)。”夏琰点头表示理解。

  “你发音错了。”

  “哦·,不好意思,你家乡的古语我不是很会。”

  “废话就别再继续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额,不必了。”

  “什么?”鬼胧院千夜一头雾水。

  “你已经输了,喏,看那是什么?”夏琰指了指鬼胧院千夜的脚下。

  鬼胧院千夜皱着眉间下意识的低头一看,随即面色就变得铁青,身体本能的做出闪避的反应,可一切都已经晚了。

  “你······”

  白光一闪过后,少女失去了踪迹,只留下空气中回荡的一个字。

  呼~

  一阵妖风吹过,场面静得可怕。

  只有一个人傻眼的在风中凌乱着。

  “这是小型传送装置啦,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预先放在她脚下的,刚才之所以跟她bb这么久,是为了给这小东西足够启动的时间罢了。”夏琰看到林羽昊一副活见鬼的模样好心的解释道,举步走到鬼胧院千夜之前所站的地方,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圆盘状的物体。

  “好了,现在终于清净啦,舰长大人,我们登舰吧。”夏琰大大咧咧的说道,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身上的战装也重新变回了ol风格的女士军装。

  “我………”事情表面上看起来尘埃落定了,但林羽昊心中还是很抗拒上船的,毕竟那是在用生命当筹码的赌注。

  但下一秒,林羽昊的脸色就发生了惊变,瞳孔猛的一缩,惊呼道,“小心!!!”

  在发觉林羽昊不对劲的瞬间,夏琰就意识到了不妙,可没等她做出任何行动来,一股钻心的剧痛就从腰后袭便了全身,四肢也陡然变的无力。

  “是你!”夏琰艰难地回过头,看清了凶手。

  “没想到我会突然折返回来吧!我说过,账我早晚会跟你算的。”

  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夏琰身后的正是去而复返的黎媚,手中的棱锥匕首狠狠地抵在夏琰的后腰间转动着。

  噗~

  匕首抽出,一条血线随之飙出,夏琰在一声痛苦的呜咽声中吐了一口鲜血,身体也无力的软倒下去。

  黎媚一手锁住夏琰的后颈不让她倒下,贴着夏琰的耳朵说道:“神经中枢被毁,就算你是lv5的神姬也别想在短时间内恢复行动。”

  “绿~茶~婊,好~心~机啊!”夏琰牵强的转动着眼珠,嘴里依然不饶人地说道。

  “哼,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瞒过你们舰队的侦查系统和你的感知接近你的吗?”胜券在握的黎媚也不计较夏琰承口舌之快。

  “这还~用得着~问吗,猜~都猜到了。”夏琰的脸色出现了嘲讽的笑容。

  “是吗,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夏琰的笑容让黎媚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右腿抬腿抽出,以雷霆之势抽在了夏琰的侧腰上。

  “还你刚才的一腿。”

  在一道破空声中,夏琰瞬息被轰飞了出去,身体犹如出膛的炮弹般砸穿了好几间商铺。

  解决完夏琰的黎媚走到了还没从惊变中回过神来的林羽昊面前,眼神锐利地看着他。

  “……等等……咋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平生素不相识的……没必要……”林羽昊慌张地语无伦次起来。

  “林先生,请移步到我们王下舰队担任总舰长一职。”

  “啊?”黎媚突然的弯腰鞠躬让林羽昊不知所措起来,竟呆愣在了原地。

  “我们舰队的待遇可不是那穷酸的炎煌能比的,炎煌这几年因为倾力给底层的贱民屌丝开拓星球资源,已经越加的颓废,要不是靠技校妹撑着,早就因为军费不足而解散了。去那种随时都可能破产的垃圾舰队,还不如来我们王下,我们舰队只为上层阶级打造天堂,舰长的早餐都是五星大厨亲自料理的血莲羹,您的亲友更是会荣华一生,而您要做的只是乖乖的听话。”黎媚满脸笑容的对着林羽昊伸出了手,做出了邀请。

  “我拒绝!”

  林羽昊想都没想毅然决然地做出了答复。

  遥想林羽昊没穿越之前就是万千屌丝之中一份子,被各种残酷现实摧残过后的他,多多少少有着仇富的心理,更是磨练出了他身为屌丝的坚定信念,绝不向金钱的恶势力低头。

  所谓淫…贫贱不能移!受过党和国家十几年优良教育,熟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知晓八荣八耻的新一代社会栋梁,这点觉悟林羽昊自知还是有的!

  “这样啊!”黎媚转眼就变了一副嘴脸,脸色更是阴沉得可怕。

  ………

  啪~

  一块不大的水泥块从碎裂的天花板上掉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原本不相通的几间屋子被一个直径将近两米的大洞给凿通了,地面上满是粉碎的石块和水泥渣,大洞的边缘则是断裂形变的钢筋和龟裂的墙壁。

  屋子内还时不时会响起电路短路发出的嗞嗞电流声,屋子内的物品也没有一件是完好的,原先好端端的屋子此时已经被毁得一塌糊涂。

  然而,最深处的一所房间中,在一推碎石下,一双凶悍的赤瞳蓦然在黑暗之中睁开,竖线般的瞳孔透射出犀利的目光仿佛能够撕裂黑暗的帷幕,直击心灵,使其灵魂都为之一颤。

  啪~

  一只手臂徒然从石碓中探了出来,努力地扒开压着本尊上的石块,随即一个人影就猛窜了出来。

  “嘶~混蛋,这老婆娘下手可真狠。”夏琰步履蹒跚地走出石碓扶着墙沿说道,那一手扶墙一手撑腰的样子像极了闪了腰的老太太。

  “大姐,你没事吧?”夏琰的耳中突然传来了来自主舰的通讯。

  “没事儿,只是被捅断了脊椎骨而已,凭我的体质过会儿就好了。”夏琰不以为然的说道,觉得断了脊梁骨是件破皮的小事而已,“倒是······”

  “大姐,我下去帮你!”

  “别来,王下舰队的那个绿茶婊肯定不会只身而来,没准她的人就埋伏在附近呢!”

  “可是······”

  “别可是了,好好待在船上盯好了咋们的新舰长,这是命令。”

  “······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